• 京城九月,气候反常。偶染风寒,咳嗽不止,低烧不停。
      
      医生交代了两个“凡是”:凡是太油腻的食物,如酱牛肉,卤猪手者,不可食!凡是刺激性的东西,如烟酒,暂时要戒!医者父母心,想必不会害我。酒与牛肉,向来是我所好,如今也只得忍痛割爱。数日下来,病情虽有好转,嘴里却如铁牛兄弟所言,“淡出个鸟来!”。
      
      无奈之下,遂求教于千里之外一位亦好文好酒之徒,欲求两全其美之法。答曰:“患病中,忽冷忽热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