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古镇逸事》之: 纸 钱

    2008-08-02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dxfs-logs/26684640.html

    镇上的习俗,不管谁家老人去世,出殡时在人群的的最前头,总要一个举哭丧棍撒纸钱的人,为亡灵引路兼驱散无主的孤魂野鬼。镇上专干这行的是住在镇后梨木庵的麻少爷。
        
    麻少爷不姓麻,只是小时出天花落下满脸麻子。“少爷”二字却不假,镇上的老人说,麻少爷是真当过少爷的。麻少爷的爹当年在镇上大小也是个财主,土改时期,财主爹被处理了,麻少爷的娘不久也投了井,于是麻少爷的少爷日子也就到了头。东家一餐,西家一顿,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竟然也生得高高大大。平日里谁家要干点零活,或是谁家有丧事,麻少爷就跑去帮忙,并且主动揽了撒纸钱的活,渐渐地镇上出殡时撒纸钱的活就归他专有了。
        
    麻少爷撒纸钱是一绝。每次出殡,麻少爷总是神情凝重,虔诚得似着了魔。身高臂长的他从挎着的竹篮里捏出一叠厚厚的纸钱,仰头奋力一甩,手臂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纸钱随之升到半空,待要落下之时,“嗖”的一声往四周散开,绝无一片粘连。若有风,半空里的纸钱就起起伏伏,飘飘扬扬,久久也不落下,煞是好看。镇上一帮孩子就学着他的样,撕了废纸当纸钱,一路抛洒,每每招来大人们的一阵呵斥。出殡后主家的答谢席上,旁人偶尔戏问麻少爷,“你死了谁给你撒这么好的纸钱哟!”,此时的麻少爷就笑笑答曰:“我先给自己撒完纸钱再死嘛。”大家便笑骂,“这个麻少爷,又喝醉了。”
        
    梨木庵是个破庵堂,庵里早就没有了尼姑,庵堂后的园子里却茂盛地长着十几株梨树。麻少爷住在这里几十年了,从家破的时候起就不曾离开,他的爹娘也葬在园子的一角。镇上的孩子们都爱去破庵堂听他讲故事,因为麻少爷总能拿出些糖和糕点来。麻少爷一生未娶,却最喜爱小孩子,梨子快熟的时候,一帮孩子便在夜里翻进园子偷吃。他发觉了也不生气,只是躺在床上笑骂:“鬼崽子,井边上的几棵还没有熟哩,别去那摘,小心莫摔断脚手。”唯一的例外是每年梨树开花的季节,一到这时候,麻少爷便黑着脸,拿着哭丧棍把孩子们赶出园子,且早早关了庵堂门,夜里还要起来几次,看看梨花有没有被孩子们打落。就连飘落的花瓣,他也要扫拢来埋在树下。镇上的孩子们不明白麻少爷对梨花为何这样在乎,就在进园子无望后,隔着围墙,编着歌儿骂他:
    脸上的麻子数也数不清/
    大的象月亮/
    小的象星星/
    最小的最小的也有两三斤/
    麻少爷也不恼,庵堂门却依旧是闩住不开的。
        
    许多年后,又是一个梨花开的日子,麻少爷死在了园子里。镇上的人们赶到时,麻少爷的身子躺在园子角落他父母坟边一个早已挖开的坟坑里。从庵堂后门到坟坑的路上,遍地是散落的雪白梨花。坟边高大的梨树上,未落尽的梨花在寒风中不停摇动,竟象极了麻少爷平日里抛撒的纸钱。镇上的人们觉得奇怪,昨夜里又没下雨又没打雹子,这花儿何个就落个满地呢?

    分享到: